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21-04-11    |   发布者 墨轩斋   |   

山水画体现的氤氲之美韵

摘要
简介:山水氤氲之美 /朱良志 清人何绍基说:氤氲二字最得中国艺术之韵。 中国艺术家面对的是一个气化的世界,他与气化世界相优游,又以艺术表现这个世界。如 在中国画中,画家与其说在...

山水氤氲之美

 

/朱良志

清人何绍基说:“氤氲”二字最得中国艺术之韵。

中国艺术家面对的是一个气化的世界,他与气化世界相优游,又以艺术表现这个世界。如 在中国画中,画家与其说在画画,倒不如说在画气。唐代以来,绘画十三科,山水画高居最上,中唐以后花鸟画也异军突起,这都与中国人的气化哲学思想有关。或许可以这样说, 中国画不以人物画为主,而独重山水花鸟,即因为山水花鸟与人物画相比,更能体现气化哲学的精髓。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藏

巨然中国山水画《溪山兰若图》

万物都有形,这是外在的;更有气,这是内在的。山水,乃天地之大物,乃天地之间最有灵气者,如果仅仅停留在形的层次上,徒绘其形,筋骨毕露,就不能领略山川之大旨,不能发现山水之意韵。布颜图认为,仅有外在之形的山水画,不是山水。他所说的“苍茫絪缊之气”,不是“烟霞之士”的癖好,是决定艺术成败的关键。 他的意思是,画画,要画出气,这气不是物质之气,而是生命感。

布颜图还有如下高论:“ 物有死活,笔亦有死活。物有气谓之活 物,无气谓之死物。笔有气谓之活笔,无气谓之死笔。峰峦葱翠,林中麓蓊郁,气使然也,皆不外乎笔,笔亦不离乎墨。……有气谓之活笔,笔活画成时亦成活画。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藏

方从义《风雨归舟图》

中国艺术所表现的世界是一个活的世界,一个生机流动的世界。表现这样的世界的手段,必然是要反映生命的内在节奏,而不以表现外在形体为满足;不能孤立地展示物体,如对形体进行分割,而是表现世界密合无际的特点。庄子的混沌哲学,就反对“际”的分割。际就是分,而整体的生命没有分际,没有界限,所以浑成。生命就是整体,分割就不是生命。世界万物生生相联,生生无际。此就空间言之。

若就时间言之,庄子说:“ 变化密移,觉之欤。 ”一切物的变化,是于无形中密密地迁移的,前前灭尽,后后新起,总是迁移不住,因其过于密移,谁也不能觉得。这就是生灭无间。所以 中国艺术所要表现的这一生命世界是气化氤氲、密合无际的世界。当然,密合无际不是整块的物,而要体现气化的整体。

我们就从中国画的一些具体构图原则和基本技法入手,来看氤氲之韵。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李公年《冬景山水图》

一、云烟飘动

董其昌说得好:“ 画家之妙,全在烟云变灭中 。“ 所以 中国画家又自称“耕烟人”,绘画功能被说成是“烟霞痼疾”,甚至以“云烟”来指代山水画。山水画不是徒写外在之形态,而要得造化之真气。云烟是造化真气的最好表现形式。

山水在云烟之中腾挪飘渺,出落得灵动活络;山水也在云烟笼罩中,俨然而成一个整体,云烟成为串联细碎山川的隐在之线;又 因云烟的遮挡,氤氲而显示出特殊的气势,使内在世界激荡起来。《过云庐画论》说:“ 至烟云遮处谓之空白,极体会其浮空流行之气。 ”

可见, 中国画家以云烟代山水,不是重云烟本身,而是重整体的生 命感。

故宫博物院藏商琦《春山图》

元画家 商琦《春山图卷》是一幅青绿山水长卷,画的是山,但 给人的强烈感觉,就是飘了起来。图画早春之景,群山叠翠,起伏连绵,山脚雾霭迷朦,山上平坡间绿树成林,清泉滴落,溪润弯弯曲曲,向远处伸去,茅屋、人点缀其间,山石钩皴严谨精到,淡墨汁绿渲染,层次分明,阴阳向背,富有体积感。树木勾勒点染并用,疏密远近恰当。作者以平远的构图、精丽古雅的笔墨,表现出清旷幽深的意境。一切都在云烟中飘动。这哪里是一幅山水,而是一幅“云烟”。

《春山图》局部

元画家方从义深受道家思想影响,其画多云烟腾挪,很有韵 味。如《云山图》长卷,画面云雾飘渺,山色空蒙,山体卷旋,有一种随云烟飘动的质感。此画笔力细碎,但颇有整体感,有一种碎而不分的感觉。同时,又能将迷蒙氤氲和空阔悠远结合起来,画面的朦胧并不影响其幽深。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方从义《云山图》

二、元气淋漓

“元气淋漓障犹湿”是杜甫一句题画诗,它表现 的境界为宋元以来画家所重视,成为中国画中一境,一种气化氤氲的生命呈现。它强调潇洒磊落,画面多水气重,雾霭浓,有鲜活韶秀的生命感。在迷濛中,回到生命原初。所谓浮游于物之初。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米友仁《云山得意图》

清方薰《山静居画论》说:“气韵生动为第一义,然必以气为主。气盛则纵横挥洒,机无滞碍,其间韵自生动矣。老杜云:元气淋漓障犹湿。是即气韵生动。” 元气淋漓彰显了气韵生动的美学观念。

元气淋漓为画界所重,与气化思想有关。在一定程度上,以湿 笔渲染的这类图画是模仿天地混沌迷离的特点而创作的,它表现的不是天地中固定的形象,而是虚空流荡的景致。对鉴赏者来说,扑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气”字,雨点翻飞,雾霭笼罩,满纸蒸腾,别有滋味。

故宫博物院藏米友仁《云山墨戏图》

在中国山水画史上,北宋二米(米芾、米友仁父子)山水最得元气淋漓之妙。二米云山墨戏在中国画史上别立一格,别出境界。其画多为云山烟树,总是迷离模糊,视其画,如同置于鸿初开的世界中,有灵魂震颤之感,历来被当作“云气淋漓障犹湿”的典范。

陶渊明有诗云:“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据说米友仁对此诗非常着迷,他说他的云烟图就是受此诗影响的。画山水,要画出云气,画出心里的感觉。如米友仁的《潇湘奇观图》,为一著名的云山墨戏图。

故宫博物院藏米友仁《潇湘奇观图》

这幅画富于创格,向左烟云迷幻中露出山顶,似隐若露,又渐渐被厚厚云烟所覆盖中段云烟中崛起几座山峰,愈左愈高;再向左,烟云渐淡,次第露出树林屋舍,长卷就此打住。云烟山峦起伏迭荡,蔚为潇湘之奇观。虽称墨戏,实具匠心。云烟点点,草草而成,不求形似,唯露性情而已。其画不为笔墨所拘,长天云物,怪怪奇奇,得自然之真趣,一派元气淋漓面目。 元人邓文原说小米之画有“氤无限意”,正道出了小米山水元气淋漓的特点。

二米的元气淋漓画风具有很大的影响,董其昌以南北宗论画就以二米的元气淋漓为山水画的范式之一。 元高克恭师二米之法以元气淋而著称于画坛。他善于画云、烟、岚、雾、霭,他的画有春山白云,春云晓、雨后烟霁、云峦飞瀑、林峦烟雨等,溪坡渚,烟树迷离,山峦晦暗,一切都在雾霭迷蒙中。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高克恭《云横秀岭图》

赵子昂曾和他一起游西湖,对高克恭谈西湖烟雨的体会印象很深,有一诗纪其事: 硫疏淡竹林间,烟雨迷蒙见远山。记得西湖新霁后,与公携杖听潺湲。” 有人评他的画说:“淋漓元气犹带湿,收拾万象无能逃。”高克恭的代表作之一《春山晴雨图》,画春山雨后之景,山岚起伏,云烟蒸腾,溪水潺潺,乔木森森,用笔很含蓄,乍一看就有云影满山的感觉。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高克恭《春山晴雨图》

三、气象浑沦

中国画为何以气象浑沦为高格?第一,气象浑沦体现了整体的生命美,如董逌所说的“一气浑莽”,一气贯通,气象严整,浑然不可分割,收摄众景,化为一气流荡之世界。 中国艺术强调气象浑沦,其实就是强调生命的整体性。其次,如陈白沙所说“ 吾观天地间,万古常周流 ”,气象浑沦体现了元气周流贯彻、无所滞碍的生命精神,劲气充周,旁通互贯,从容东西,生命之气流荡于在在有别的山川之中,形成往复回环的生命世界。第三,气象浑沦反映出一种创化之初的鸿濛 境界,体现出“元气”流淌的内在脉络,有一种苍莽的意味。第四,气象浑沦加强了物与物联系之的层次感,因而厚而不薄。

五代画家董源是一位以气象浑成为特点的画家,其画颇得南宗画空灵淡远的意味,多画南方山水面貌,如其传世名作《龙宿郊民图》(或作《龙袖骄民图》),是董源生平的杰构。皴以大披麻,大开大合,线条秀润,颇得烟峦出没,云烟显晦之趣。董源的画可以说是气化哲学,就 没有董源的画风。董源不是在画山水,其实是在画气。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董源《龙宿郊民图》

黄公望的山水画以气象浑沦称盛。黄公望,号大痴,元四家之一,是元代很有个性的画家,论者以为他的作品价值在云林之上。 他也是一个有魅力的人。正像他的号一样,他为人的确有些痴。

据说他整天意态忽忽,在荒山乱石、丛竹深林中奔跑,有时候突然天娇来了风雨,他全然不顾。常常在夜晚,一人驾着小舟,顺着山溪而行,独自沐浴着冷月,忽然大哭起来。他在常熟虞山隐居的时候,每到月夜,喜欢携一瓶酒,一人坐在湖桥上,独饮清吟,酒罢,投瓶水中。人以“ 大痴真是人中 豪”评之。他辞世后,人们思念他,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说,有人说在月夜中看到他吹着横笛,出城关。

故宫博物院藏黄公望《天池石壁图》

王原祁说:“ 大痴画,以平淡天真为主,有时而傅彩粲烂,高 华流丽,俨如松雪,所以达其浑厚之意,华滋之气也。” 王原祁极重大痴山水的峰峦浑厚、草木华滋的特点,一生大量模仿大痴画,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他在临摹中梦寐希冀的就是大痴气象浑沦的境界美。

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在画坛有较高的声望,人以“画中兰亭”来比之。此画入明之后,先后为沈周、董其昌所得,后归一收藏家吴之矩,他死后又传给其子吴洪裕。吴洪裕生平喜爱智永的《千字文》和黄公望这幅《富春山居图》,临死时,嘱家人焚之以祭。他在死前的前一天,亲手将《千字文》烧掉,后烧《富春山居图》,祭完酒,点着了火,看到这稀世珍宝在熊熊大火中,他痛哭失声,当时站在旁边的吴氏之侄实在不忍此宝就这样烟消云散,冲到火中,抢出此图,此图当时已经烧成两段。

台北故宫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馆藏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

现在世间流传的《富春山居图》就是个残本,两部分,主体部分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一部分藏于浙江省博物馆,俗称《剩山景》。据画中题跋称,作者寓居富春山时,有感于这里的山川秀色,整天“云游在外”,画了这幅画。

《富春山居图》局部

画面上峰起伏,云树苍苍,村落隐映,白帆、小桥以及远处的飞泉历历可辨,境界阔大,气势恢宏。绿水环绕,水断山腰,雾笼峰侧,山竞天而上,欲与天公试比高;水消失于山脚,迢递无尽,与莽莽原畴统为一体;一峰一伏,曲折有致,一山一水,山水相依。整个画面在适中透露出勃动,在苍中映衬出韶秀,在平淡处见出天真,在沉稳中伏脉龙蛇,气吞万里。线条柔和而有弹性,大开合,有董源之空阔韶秀之态,又多了一种浑成恣肆的意味。

——摘自《中国美学十五讲》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