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1-16    |   发布者 墨轩斋   |   

《渴望生活-梵高传》第四卷纽恩南08:吃土豆的

摘要
简介:父亲去世前梵高只是偶尔回牧师住宅吃顿晚饭或是陪家里人坐上个把钟头,葬礼举行过后,他妹妹伊丽莎白明确表示他已完全是个不受欢迎的人了。因为这个家庭需要维持住某种地位。...

父亲去世前 '/156' 梵高只是偶尔回牧师住宅吃顿晚饭或是陪家里人坐上个把钟头,葬礼举行过后,他妹妹伊丽莎白明确表示他已完全是个不受欢迎的人了。因为这个家庭需要维持住某种地位。他的母亲觉得他应当对自己的生活负责,而她也有义务维护女儿们的利益。
 
这样,他在纽南就彻底孤立了,他用研究自然代替了与人的交往。起初,他努力地去摹拟自然,结果是劳而无功,所画的一切都不对头;后来,他平静下来,凭借自己的调色板进行创造性的描绘,自然反而顺从起来,并随着他的画笔出现在画布上。孤独的凄凉使他回忆起在韦森布鲁赫的画室中的情景,想起了这位辞锋犀利的画家对痛苦的赞许。他发觉在他所景仰的米莱的著作中韦森布鲁赫的哲学得到了更加令人信服的阐述:“我从来不想压抑痛苦,因为正是痛苦往往才能使艺术家最有力地表达出自己的个性。”
 
他和一家姓德格鲁特的农民做了朋友。这是个五口之家,有父亲、母亲和一子二女,他们全都下地干活。德格鲁特家的人象布拉邦特大多数的农民一样是和博里纳日矿工们同样有资格被叫做“黑人”的。他们的脸象黑种人似的,有着张得大大的鼻孔和弓状隆起的鼻梁、肿胀的嘴唇和长而尖的耳朵;面部自额以下朝前厥着;小脑袋,尖头顶。他们的性房只是一间小屋,四壁有放床的凹进处。屋子中间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还有几只箱子,一盏吊灯从慎梁外露的简陋屋顶上垂挂下来。
 
德格鲁特家以土豆为主食。他们在吃晚饭时才喝上一杯清咖啡,也许一个星期才能吃上一片咸肉。他们种土豆、挖土豆、吃土豆,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斯蒂恩·德格鲁特是个十六岁左右的挺讨人喜欢的女孩子。她戴着一顶宽大的白色无边女帽去干活,身上还穿一件白领子的黑色短上衣。梵高每天晚上都要到他们家去。他和斯蒂恩在一起经常说说笑笑。
 
“瞧!”她嚷着。“我是个漂亮的小姐,有人给我画像呢!您看我是不是戴上我的新帽子呀,先生?”
 
“不,斯蒂恩,你这样就挺美。”
 
“我!美?”
 
她发出阵阵笑声。她的眼睛很大,神态娇憨可爱,总是快快活活的。她的面容有一种天然的风韵。当她弯着腰在地里挖土豆时,他看到她身体的线条有一种连凯也无法相比的更真实、自然的魅力。他懂得了,在人物素描中的关键是动作。而过去的大师们在描绘人物时最大的缺陷就在于他们笔下的人物什么事也不干。他画了德格鲁特一家子在地里挖土豆、在屋里摆桌子、吃煮土豆等一系列的素描,斯蒂恩老是在他身后盯着看,并且总跟他开玩笑。
 
有时在星期天她会换上干净的帽子和衬领陪他到荒地上散步。这是农民们唯一的娱乐。
 
“玛高特·比奇曼喜欢你吗?”有一次她这样问。
 
“喜欢。”
 
“那她为什么要自杀呢?”
 
“因为她们家不让她嫁给我。”
 
“她是个傻瓜。你知道轮到我会怎么办吗?我就爱你,而不是去自杀。”
 
她冲着他大笑起来,然后朝松树林子跑去。他们在松树林中说笑玩耍了整整一天。在那儿散步的对对男女都看见了他们。斯蒂恩生来就爱笑,梵高说的或做的任何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会引起她毫无顾忌地大嚷大叫。她跟他摔着玩,想要把他扳倒。如果她不喜欢他在她家画的那些画,她就往上面泼咖啡或者把它扔进火炉。她常到他的画室作模特儿。在她离开时那地方准弄得乱七八糟。
 
就这样,夏秋两季过去后冬季又来临了。大雪使梵高不得不一直留在画室里工作。纽南人不喜欢为他摆姿势,要不是为赚几个钱,几乎就没有人来他这里。在海牙他为了画一幅有三个女缝工的群像,曾画了差不多九十幅女缝工。他想画一幅德格鲁特一家晚上在饭桌上吃土豆和咖啡的油画,但是为了把他们画好,他认为首先必须把附近的每个农民都画下来。
 
天主教神父从不赞成教堂看守人把家里的房子租给这个既是异教徒又是艺术家的人,但是由于梵高为人温和谦恭,他找不出借口赶走他。有一天,安德莉阿娜:谢夫拉思走进画室时激动异常:“波韦尔斯神父希望马上见你!”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