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1-16    |   发布者 墨轩斋   |   

《渴望生活-梵高传》第二卷埃顿04:特斯提格先

摘要
简介:赫尔曼特斯提格先生是海牙美术学校的创始人,也是荷兰最著名的画商。全国各地的人在选购画的问题上都要来请教他,要是特斯提格先生说了哪一幅油画好,那他的这个意见便是最后...

赫尔曼·特斯提格先生是海牙美术学校的创始人,也是荷兰最著名的画商。全国各地的人在选购画的问题上都要来请教他,要是特斯提格先生说了哪一幅油画好,那他的这个意见便是最后的定论了。
 
当特斯提格继温森特· '/156' 梵高叔叔之后,担任了古比尔公司的经理时,荷兰那些新进的年轻艺术家还分散在全国各地。安东·毛威和约瑟夫住在阿姆斯特丹,雅各布·马里斯和威廉·马里斯兄弟在外省,而约瑟夫·伊斯雷尔、约翰尼斯·包斯布姆和布洛默斯还在城镇之间到处流浪,没有固定的住处哩。
 
特斯提格依次写信给他们每个人,他写道:“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全到海牙来会合,使这里成为荷兰艺术的首府呢?我们可以互相帮助,互相学习,而且依靠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可以恢复荷兰绘画在弗朗士·哈尔斯和 '/1608' 伦勃朗的时代所曾经享有的世界声誉。”
 
画家们的反响是迟缓的。似是在这几年之内,每个被特斯提格认为是有才能从而被选中的年轻艺术家都在海牙定居了。那时他们的油画还压根儿没有人要呢!特斯提格选中他们并非因为他们的作品销路好,而是在他们的作品中,他看到了那种预示着这些人将有可能成为伟大画家的东西,在他说服公众使他们能够对这些年轻人的作品有所理解之前的六年,他就收购了伊斯雷尔、毛威和雅各布·马里斯的汕画。
 
年复一年,他坚持不懈地买下了包斯布姆、马里斯和纽赫伊斯的一幅幅作品,并把这些油画张挂到他的画店后部购墙上。他懂得,这些人在向自己的成熟期迈进的奋斗中是需要支持的。如果荷兰的公众眼瞎到了认不出他们自己本国的天才的地步,那么,他,作为批评家和推销商,就有责任照料这些优秀的年轻人,不让他们永远埋没在尘世间经受贫困、冷遇和挫折的煎熬。
 
他买他们的油画,评介他们的作品,把他们引见给他们的画家同行,鼓励他们度过艰苦的岁月。他每天都在努力引导荷兰公众,启发他们看到本国画家作品中所具有的美学价值及其表现手法。
 
在梵高赴海牙拜访他的时候,特斯提格的努力已经取得了成功。毛威、纽赫伊斯、伊斯雷尔、雅各布·马里斯、威廉·马里斯、包斯布姆和布洛默斯不仅能够在古比尔公司高价售出他们的每件作品,而且颇有希望成为第一流的大艺术家。
 
特斯提格先生是荷士传统类型的美男子,他相貌英俊刚毅,天庭饱满,褐色的头发梳向脑后,一口平整美观的大胡子,一双湛蓝的大眼睛就象映在湖水中的蔚蓝色的天空。他穿一件宽大的阿尔勒伯特王子式的黑色外衣,长到脚面的宽松的条纹裤子,高高的单层衣领和每日清晨由他妻子替他系上的预制黑色蝶形领结。
 
特斯提格一向很喜欢梵高,在梵高调往伦敦的古比尔分公司时,他曾给那位英国经理写过一封热情洋溢的信推荐这个年轻人。他曾把“素描习作”寄给在博卫纳日的梵高,里面还附上巴格的《绘画技术探索》,因为他知道这对梵高是很有用的。尽管海牙的古比尔公司确属温森特·梵高叔叔所有,但是梵高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特斯提格喜爱他是因为他自己的缘故。特斯提格不是那种惯于逢迎的人。
 
古比尔公司座落在普拉茨二十号。这里是全海牙最贵族化、最豪华的街区。离这儿不远是圣格雷文·海牙城堡,那就是海牙最早的城址,城堡里面有中世纪风格的庭院,原来环城的壕沟已变成了一座美丽的湖。远处那头是莫里斯大厦,里面悬挂着 '/1749' 鲁本斯、哈尔斯、伦勃朗和所有荷兰“小画家”的作品。
 
梵高从车站沿着狭窄曲折、熙熙攘攘的瓦根大街,横穿广场和宾尼霍夫城堡,发觉自己已来到普拉茨。从他上一次离开占尔比迄今已有八个年头了。在这短短几年中间,他所经受的苦难有如潮水般突然溢满他的身心,使他觉得头晕目眩。
 
八年前,人人都喜欢他并为他感到自豪。他曾经是梵高叔叔最宠爱的侄儿。大家部知道,他将来不仅是他叔叔职位的接铸者,而且是他的财产继承人。此时他本来不仅应当是个受人尊敬和羡慕的有权有势的官翁,而且有朝一日,他还可以拥有欧洲最重要的一系列艺术画廊。
 
他是怎么搞的呢?梵高没有再花时间思索这个问题,而是穿过普拉茨的马路走进了古比尔公司。这是个装点得十分华丽的地方,但他忘记了。所以他突然地为自己穿一身粗黑绒工作服的样子感到惭愧起来。画廊临街的一楼是一间悬挂着米色窗帘的长沙龙,从这里上去三层台阶是一间玻璃房顶的小一点的沙龙,它的后部又有几层台阶,上去是一间为新进画家开设的小型展室。有道宽宽的楼梯通往二楼特斯提格的办公室和住房。四壁从上到下挂满了画。
 
画廊里带有一点巨宫与文明兼而有之的意味。店员们服饰整洁,举止文雅。壁上的汕画装在华贵的画框中,背后讨着价值高昂的帷幔。厚厚的、柔软的地毯在梵高的脚下低陷,那些放在角落里的不惹人注意的椅子,他记得也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他想起自己那些画着下班归来的衣衫褴楼的矿工、俯身在矸石堆上的矿工妻子、布拉邦特耕耘播种的劳动者的素描。他极想知道,这些画着底层穷苦人民的朴素的画在这高贵的艺术殿堂里是否能卖得出去。
 
看起来希望并不大。
 
他站在那里用不加掩饰的赞赏的目光盯着毛威画的一只羊的头。正在版画柜台后面轻声谈天的店员们,瞟了一眼他的衣着和神态,竞不屑去问他是否有什么事情。刚在内部展室布置完展品的特斯提格从台阶上走下这间大沙龙。梵高却没有看见他。
 
特斯提格在最后的一层台阶上停住脚步,打量着他从前的这位店员。映人他眼帘的是一头剪短的头发,满脸的红胡子茬儿,农民的靴子,未系领带、钮扣直扣到脖领的工人外衣,夹在腋下的土里土气的包袱。梵高浑身上下那副粗笨的样子在这高雅的画廊里被无情地暴露出来,显得十分触目。
 
“啊,梵高,”特斯提格说着,脚下无声地踩着柔软的地毯朝这边走来。“我看你挺欣赏我们这些油画的。”
 
梵高转过身。“是的,它们真不错,是不是?特斯提格先生,您好!我的父母让我转达对您的问候。”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