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1-16    |   发布者 墨轩斋   |   

《渴望生活-梵高传》第五卷巴黎09:佩雷·唐基

摘要
简介:六月初,提奥和梵高搬进了蒙马特的勒皮克街五十四号的新寓所。 这所房子离拉瓦尔街很近,他们只要走上蒙马特街,过不了几个街区就到克里希林荫大道了,然后沿曲曲弯弯的勒皮克...

六月初,提奥和 '/156' 梵高搬进了蒙马特的勒皮克街五十四号的新寓所。
 
这所房子离拉瓦尔街很近,他们只要走上蒙马特街,过不了几个街区就到克里希林荫大道了,然后沿曲曲弯弯的勒皮克街途经拉加莱特磨坊,就几乎走到属于乡野的那一部分高坡上了。
 
他们那套房子在三楼,里面有三个房间,还有一个小房间和一个厨房。
 
起居室由于有提奥漂亮的老式柜橱、路易·菲利普式的家具以及一只保护他们抵御巴黎寒冷天气的大炉子而显得舒适愉快。提奥颇有理家的才能。他喜欢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他的卧室在起居室隔壁。梵高睡在小房间里,小房间的后面就是他的画室,这是一间和普通房间一样大的房子,只有一个窗户。
 
“你不必再去科尔蒙那里画画了,梵高,”提奥说。他们正在起居室把那些家具摆了又摆。
 
“是啊,谢天谢地,不用罗。可是我还需要画一些女裸体。”
 
提奥把沙发放在柜橱对面的房间另一头,然后用挑剔的目光打量着房间。“这些日子,你还没画过一幅完整的用色彩的画呢,是不是?”他问。
 
“是的。”
 
“为什么不画?”
 
“画有什么用?等到我能调配好颜色……你愿意把这只挟手椅放在哪儿?放在灯下?还是靠着窗户?我如今可有一间自己的画室了……”
 
第二天一早,太阳出来时梵高便起床了。他在新画室摆上画架,把画布放在框架上,又把提奥给他买的崭新的调色板准备好,并把画笔泡软。提奥起床的时间到了,他摆好咖啡,下楼到甜食店买来新鲜香甜的半月形面包。
 
甚至隔着餐桌,提奥也能觉察出梵高狂热的兴奋。
 
“喂,梵高,”他说,“你已经学习了三个月。噢,我不是指在科尔蒙,我指的是在巴黎这个大学校!你已见识过三百年来欧洲所有最重要的绘画,现在你已准备……”
 
梵高推开吃了一半的早餐,跳起身。“我想,我得开始……”
 
“坐下,把你的早餐吃完。你还有大量的时间。什么都不用你操心,我要给你买来成批的颜料和画布,这样你手头就总有许多供你用的。你最好让你的牙齿也开动起来,我要叫你完全恢复健康。不过,你作画时千万要慢一点、小心一点啊!”
 
“别废话了,提奥。我做事情时从来慢过、小心过吗?”
 
提奥当晚回家时,又发现梵高在发火。在最可悲的处境中,他曾经用了六年时间不断改进自己的技术;现在,一切都给他弄得很舒适,他却如此无能,这让他觉得丢脸。
 
直到十点钟,提奥才设法使他安静下来。他们出去吃饭时,梵高的自信心有些恢复了,然而提奥却累得面色苍白。疲惫不堪。
 
随之而来的一个星期,对于他们双方都是一场磨难。每当提奥从画廊归来,他都发现梵高情绪烦躁不安,变化无常。提奥房门上的大锁无济于事,梵高坐在他床边与他一直争论到次日凌晨。要是提奥睡着了,梵高就摇他的肩膀把他叫醒。
 
“别在地板上踱来踱去的,安静坐一会儿吧,”一天晚上,提奥央求着。
 
“也别喝那种该死的苦艾酒了。 '/1647' 高更改进他的色彩也不是这样的。听我说,你这个讨厌的傻瓜,你必须给自己一年的时间,才能开始用有判断力的眼光看你的作品。你把自己弄病了有什么好处呢?你一天天消瘦了,而且变得神经质。你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是画不出好作品的。”
 
炎热的巴黎夏季来临。火辣辣的太阳的晒着街道。巴黎人坐在自己喜爱的咖啡馆前面,呷着冷饮,直至深夜一两点钟。蒙马特高坡鲜花盛开,五彩缤纷。横贯全市的塞纳河波光闪闪、在两岸绿树和一片片给人以凉意的绿草茵间蜿蜒流过。
 
梵高每天上午都肩背画架去寻觅他要描绘的景物、在荷兰,他从来不知道会有这样火热、这样久久地照射大地的太阳,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纯而浓烈的颜色。‘差不多每天晚上他作画归来,都赶上参加关于古比尔楼厅的热烈讨论。
 
一天,高更来帮助他调配颜料。
 
“你从谁那儿买这些颜色的?”他问。
 
“是提奥成批买来的。”
 
“你应当光顾一下佩雷·唐基。他那儿的价格在巴黎是最便宜的,而且,要是你没钱,他就赊给你。”
 
“这个佩雷·唐基是什么人?我以前听你提到过他。”
 
“你还没见过他吗?老天爷,那你可一刻也不要再犹豫了。在我见过的人里面;你和佩雷是仅有的两个真心信仰共产主义的人。戴上你那顶漂亮的羊皮帽子。咱们到克劳泽尔街去。”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