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1-16    |   发布者 墨轩斋   |   

《渴望生活-梵高传》第五卷巴黎06:罗稣的宴会

摘要
简介:和平降临到拉瓦尔街上这间小小的公寓房间之中。提奥为这片刻的安宁感谢他的福星。然而好景不常。梵高不是审慎地、细致地通过改进他那已经过时的调色板去开辟自己的道路,而是...

和平降临到拉瓦尔街上这间小小的公寓房间之中。提奥为这片刻的安宁感谢他的福星。然而好景不常。 '/156' 梵高不是审慎地、细致地通过改进他那已经过时的调色板去开辟自己的道路,而是开始模仿他的朋友们。想要成为印象派画家的狂热愿望使他把已经学到手的关于绘画的一切都忘掉了。他的油画看起来就象 '/6699' 修拉、图鲁兹。劳特累克和 '/1647' 高更的拙劣的复制品。但他却以为自己正在取得显著的进步。
 
“听我说,老伙计,”一天晚上,提奥说,“你叫什么名字?”
 
“温森特·梵高呀!”
 
“你有把握它不是乔治·修拉或者保尔·高更吗?”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提奥?”
 
“难道你真的以为你可以成为一个乔治·修拉?难道你不明白,自洪荒时代起就只能有一个劳特累克?也只能有一个高更(哦,感谢上帝!)?你试图模仿他们的做法是愚蠢的呀!”
 
“我并没有模仿他们。我是在向他们学习。”
 
“你是在模仿。给我看看随便一幅你新作的油画,我就能说出作画的头一天晚上你是和谁在一起来着。”
 
“不过我一直在改进嘛,提奥。瞧,这些画明亮得多啦!”
 
“你是一天天在走下坡路。你的画一幅比一幅不象温森特·梵高画的了。
 
在你面前没有什么坦途或捷径,老伙计。这需要数年的艰苦劳动。难道你竟是这样一个不得不去模仿他人的软包蛋吗?你能不能只吸收他们那些对你有用的东西呢?”
 
“提奥,这些油画的确是好的呀!”
 
“可我告诉你,它们糟透啦!”
 
论战继续着。
 
每当提奥晚上精疲力尽地从画廊归来时,都看到梵高拿着一幅新作的油画在急不可耐地等着他。他总是不等提奥把帽子和外衣脱下来,就猛扑到弟弟跟前。
 
“你瞧!现在你还能对我说这一幅不好!还说我的调色板没有改进!瞧这阳光效果!瞧这……”
 
提奥不得不作出抉择,或者说假话以求与一位和蔼、殷勤的兄弟共度一个欢愉的夜晚;或者说真话从而在房间里无论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死命的纠缠,一直到人将破晓为止。提奥累极了。他无力去讲出真话,但是他讲了。
 
“你最后一次在丢朗-吕厄家是什么时候?”他疲乏地询问。
 
“那有什么关系?”
 
“回答我的问题。”
 
“嗯,”梵高不好意思他说,“昨天下午。”
 
“你知道吗,梵高,巴黎差不多有五千名画家在尝试模仿爱德华· '/2685' 马奈哩?而且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比你学得更象。”
 
战场太小了,他们谁也躲不开谁。
 
梵高变了个新花样。他集所有的印象派画家之大成熔于一幅油画之中。
 
“可爱极了,”当天晚上,提奥喃喃说。“咱们可以把这一幅叫做‘摘要’。咱们可以给这幅油画上的每一样东西都贴上标签。这棵树是高更的手笔。这个角落里的女孩无疑是图鲁兹分特累克所作。我可以说那照耀在小河上的阳光是 '/9605' 西斯莱的;色彩是 '/652' 莫奈的;树叶是 '/2215' 毕沙罗的;空气是修拉的;而那位中心人物呢?马奈的。”
 
梵高艰苦地奋斗着。他整日辛勤工作,但当提奥晚上回到家里来时,梵高却象个小孩子似的受到责罚。提奥只好睡在起居室,这样梵高夜间就没法儿在那里画画儿。他同提奥的争论使他神经兴奋得睡不着觉。他长时间地冲着他弟弟发表高谈阔论。提奥和他争论着,直到由于极度疲劳而睡着,但是灯还在燃烧,梵高也还在激动地做着手势。唯一让提奥能撑持着过下去的,就是想到不久他们就会搬到勒皮克街,在那里他可以有一间自己的卧室,门上还得装一把结实的大锁。
 
当梵高厌烦了关于自己的油画的争论时,他就把晚上的时间用来和提奥讨论艺术、艺术品的生意和作个艺术家的烦恼。
 
“提奥,我无法理解,”他抱怨着。“你如今身为巴黎一个最大的艺术画廊的经理,可你连自己兄弟的一幅油画都不能展出。”
 
“那是瓦拉东不让我展出。”
 
“你做过努力吗?”
 
“努力过一千次啦!”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