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书画网定制国画山水画首选!
2019-01-17    |   发布者 墨轩斋   |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王维山水田园诗创作风格

摘要
简介: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王维山水田园诗创作风格。 王维,长于作诗,是盛唐山水田园诗派之首领,又拿手作画,为中国水墨山水画之开山祖师。其诗静逸明秀,兴象小巧,如水墨晕染的画...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huajia/gudai/5223' 王维山水田园诗创作风格。王维,长于作诗,是盛唐山水田园诗派之首领,又拿手作画,为中国水墨山水画之开山祖师。其诗静逸明秀,兴象小巧,如水墨晕染的画;其画飘渺空灵,赋有神韵,似语短情长的诗。故一代文豪 '/huajia/gudai/2514' 苏东坡评王维之作,言“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诗情画意。”艺术在本质上总是相通的,无论何种方式的艺术,皆是通往作者心境的路程,是作者思想与情感喷薄的结晶。所以诗与画的差别只在于方式,诗为有韵之画,画乃无韵之诗。王维的诗与画是彼此交融的,他在诗画相通中传达着本人空明的心境与审美取向。

画是文学领域以外的艺术方式,暂时不谈,就王维的山水田园诗中所描写的意境,已然足以品尝王维的创造作风。王维的山水田园诗在描绘天然山水中,表达隐逸情怀,创造出“诗中有画,诗情画意”的静逸明秀诗境,做到形神俱备,耐人寻味。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一、诗文暗浮画境
苏东坡评王维的诗为“诗中有画”,是喻王维诗篇的意境之美。王维诗篇以画造境,以画逼真达意,给大家带来夸姣的感触。王维在调查生计和创造诗篇时,有着一双画家的眼睛。他对生计的调查细致入微,把一花一木一虫一鸟的形状尽看在眼里,并细细揣度其风味,用寥寥数字倒出,形象逼真生动,更俱神韵,片言只语就将一幅山水画出现出来,新鲜迷人的画面便跃然出现在读者眼前,无论是松林、山涧,仍是落日、孤烟,抑或白云、青霭,都尽显眼底一览无遗。他笔下山水现象特具神韵,略事烘托而意境悠长,颜色明显美丽,动态连系,极有画意。如此纯美而又生动的艺术境地,是作者以画法入诗的成果,是作者有意识地使他的文字里暗暗浮起一卷卷山水画。
 
1、颜色明显,在光和色中展示小巧物像
颜色是绘画的重要因素,以色状物也是王维山水田园诗的重要特征。王维长于捕捉事物特征的眼睛天然不会错失大天然的光与色。以色状物往往能使得现象鲜活,而王维笔下丰厚的颜色层次感不只能把物写活,更能带来风神远韵的画面感。如《终南山》中,“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一句,一白一青,将云雾的颜色道出,二者颜色相等,把淡远迷离的现象形象化,烟云变灭本是难以句诠的虚幻之象,然作者赋予云雾明显新鲜的颜色,这云雾便似被定格在画纸上了,淡淡地展示着一种模糊美。又如《过刑桂州》中,“日落江湖白,潮来六合青”一句,日暮时分,暗淡的光线下,江湖更显出白;潮水席卷而来,连六合也彷佛浸染上了青色。色调在迷蒙与明晰间取得一种调和之美。在王维的诗句中,给事物上色只需一字罢了,然而就戋戋一字,鲜活的画面便在读者眼前延展开来。

2、归纳明晰,多视点描写逼真之景
在绘画艺术中,自古注重点线面的连系,中国古代绘画更注重从远近、高低一级异样视点来构图,以增强画面的立体感。王维作为诗人和画家的综合体,天然而然地将这种技巧使用在了写诗上。他不只能用一个字精粹地归纳出物体的形状,还经过奇妙地挑选,把几个物体融入一幅调和的画面,做到有点有线有面,有远有近,有高有低,使得意境饱满。以《使至塞上》中的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为例。“直”字奇妙地描绘了大漠中一缕孤烟直上晴空的现象,不只写出了烟的形状,还引人深思——为什么大漠的烟是直的,而不是袅袅炊烟,随风飘散?是由于大漠里荒芜且人迹罕至,所以没有袅袅炊烟而只要沉重的烽烟;大漠气候炽热,一丝风也没有,所以烽烟不会飘散,而是浓滚滚地直上。“圆”一字不只体现了落日固有的形状,更给人传递了一种苍莽感,正式由于荒漠中什么装点也没有,一轮落日才显得格外夺目。一“直”一“圆”,不只描绘了孤烟和落日的形状,更将日暮时分的大漠现象烘托得酣畅淋漓。

还以这句诗为例,落日是点,长河、孤烟是线,大漠是面,点线面天衣无缝,一笔勾勒出大漠的全貌,不可不谓之一绝。再看“日落江湖白,长河落日圆”一句,诗句使用多变的视角,把点线面糅和在一同。“日落江湖白”是由仰望到仰望,“潮来六合青”是由平视向仰望和仰望的滑动。在诗人烘托的这幅图景之中,现象层次清楚,前景、中景、近景奇妙连系,读之宛如欣赏一幅宏大的山水画横卷,让人领悟到雄壮雄壮之美。
 
3、动态连系,真假相生
若是用画作比,王维的诗绝不是一幅线条清楚的素描,而是一幅蕴藉深远的水墨画,静中蕴含着动,实间镶嵌着虚。
动态连系,以《山居秋暝》为例。空山新雨后,气候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天孙自可留。
 
在新鲜安静而生机盎然的境地中,作者感触到万物生生不息的趣味。“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明月无声,流水有韵,一静一动,静中有动,动烘托静,构成一副清雅安谧空灵的松林月夜图。若是说这幅图仍然是静态的,那么后一句“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就无疑是画面活起来了,似乎浣女在竹林中嬉笑的声响,渔舟在莲花下划桨的声响,都从画中流溢出来。这种动给了前文的静以永久的生命力,又不脱离静,它以浣洗归来在竹林中嬉闹的少女、摇摆的荷花映衬下的渔舟,构成一幅妙趣横生的剪影,动态的美融入到静态的画卷中曩昔,做到动态连系。
 
真假相生,以《汉江临眺》中,“江流六合外,山色有无中”一句为例。作者没有从江水自身落笔,而侧重描绘与江水有关的六合。对滚滚的江水,仅用一个“江”字来实写,对江水之势,却不吝用“流六合外”四字虚写。写山,作者运用亦实亦虚的方法,山是实的,又是被虚化了的,一眼望去若隐若现、朦模糊胧。这种方法启迪读者充分调动生计阅历,活泼思想回忆去幻想汉江气势,进而去领会天然山水的壮丽美景。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二、画境显示诗情
苏东坡评王维的画“诗情画意”。当然,王维是一名闻名的画家,他在画中的造境极有诗意。但笔者在这里所要谈的“画境”,是指呈如今王维诗句中的画面。在王维的诗句中,有松林月夜图,有大漠日暮景,可是空有图景是不敷的,图景意象不过是诗篇的结构,诗情才是诗篇的魂灵。陆机在《文赋》中提出的“诗缘情而绮糜”,这是中国诗篇精华之地点,“诗缘情”、“诗言志”是自古以来中国诗篇的传统,王维作为盛唐山水田园派的代表作家,天然不会只做诗篇的结构而不赋其以魂灵,而是在优美的画境中显示无尽的诗情。探求王维的诗情,一曰诗之情,二曰诗之意,三曰诗之韵。论情,有神往隐居之情,论意,有空明彻悟的道理和禅趣,论韵,则是风神远韵,语短情长。
 
1、青山碧波,见隐逸情怀在中国诗篇传统中,静寂的竹林、潺潺的溪流、山间的明月,全部新鲜迷人的风光都和酒相同,是文大家的精神家园。每当满意或失落时,总在青山绿水间吟咏一番,以抒发达意。王维很早就归心佛法,生性寻求安静之美,醉心于山水之间,颇具隐居情怀。因而王维所作的山水田园诗,经常流露出作者对山水田园生计的神往,体现出隐逸情怀。再看《山居秋暝》:

1、挑选喜欢的作品或高清图片; 2、在线咨询确认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货方式; 3、完成交易。 购买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