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1-02    |   发布者 墨轩斋   |   

张大千《天女散花》_以恋人朝鲜少女池春红容貌

摘要
简介:《天女散花》,1935年,张大千,纸本设色,立轴,纵167厘米,横72厘米,藏处不详 这幅《天女散花》,张大千作于1935年,画中的天女系以和他相识相恋的朝鲜少女池春红的容貌为蓝本所...

《天女散花》,1935年,huajia/jindai/2906.张大千,纸本设色,立轴,纵167厘米,横72厘米,藏处不详

张大千《天女散花》_以恋人朝鲜少女池春红容貌所绘天女散花图

这幅《天女散花》,张大千作于1935年,画中的天女系以和他相识相恋的朝鲜少女池春红的容貌为蓝本所绘制,他在画上的题诗中有“画中非幻亦非真”之句,以示画中人物并非虚幻,亦非真的天女。张大千和池春红这一段艳史,是张大千一生无数风流韵事中,最为凄美的一桩,让张大千终身引以为憾。

张大千与池春红早在1927年就相识了。当年,张大千应日本古董商江藤陶雄邀游朝鲜金刚山,江藤为大千雇来一位原为“伎生”(艺妓)的朝鲜少女伺候笔砚,大千为她取名春红。据大千多年后描述:春红楚楚可人,而且心思灵巧,两人语言不通,但春红善解人意,相处不久,双方竟都动了真情。此后,直到1939年池春红因反抗日寇非礼被杀,甚至到张大千逝世,池春红的形象屡屡出现在张大千的笔下。

二战结束,张大千得悉春红噩耗,悲痛万分,立刻亲笔写了“池凤君之墓”的一纸碑文,给江藤带去韩国,为春红修坟立碑。张大千对池春红用情之深,于其十年后所题边跋《浣溪沙》词中可读出。张大千自署说“偶展此画”,显然不过是托词。当年他从日据下的北平返蜀,为逃脱日人魔掌,几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随行之物能扔则扔,如果不是用情极深,自然不会在生命攸关之时还好好携于身边。只是池春红已于1939年香消玉殒,睹旧物思故人,故题词中多有悼惜之意,首句即云“每叹飞花委暗尘”,暗指池春红因反抗日寇非礼被杀之事;又说“为谁怨损作残春”,其用心可见一斑。

此画通体描金,是所见的尺幅最大的张大千描绘佛教人物作品,画中背景、敷色及人物姿态、开脸全从壁画中来,而张大千念念不忘的朝鲜少女池春红则被幻化为散花天女。张大千为此画三次题跋。本幅《天女散花》气象安详娴静,笔情墨韵跃然纸上。历经离乱,在睽违数十年之后再度面世,仍保存得完好如新,文物有灵,见证大千对春红的情深义重。

题识一、偶听流莺偶结邻,偶从禅榻许相亲。偶然一忘维摩疾,散尽天花不着身。此去年六月避暑昆明湖上戏效定庵体绝句也,漫书画上。大千居士。
题识二、乙亥二月拟唐人壁画笔法作于大风堂下。蜀人张爰。钤印:大风堂、张爰私印、蜀客、蜀中张爰、大千豪发、摩登戒体题跋:每叹飞花委暗尘,天风飘堕去无因。为谁怨损作残春,浪蕊浮香终易尽,倡条冶叶霎时新,画中非幻亦非真,浣溪沙。甲申花朝偶展此画漫题。大千居士张爰。成都桂玉桥借居。钤印:张大千、蜀客。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