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1-16    |   发布者 墨轩斋   |   

《渴望生活-梵高传》第五卷巴黎05:绘画应当变

摘要
简介:他们来到修拉家附近时,已近凌晨两点了。 你不怕咱们把他叫醒吗?梵高问。 哎呀,没那事儿!他通宵工作。而且在白天的一大半时间里也工作,我想他从不睡觉。啊,就是这所房子。...

他们来到 '/6699' 修拉家附近时,已近凌晨两点了。
 
“你不怕咱们把他叫醒吗?” '/156' 梵高问。
 
“哎呀,没那事儿!他通宵工作。而且在白天的一大半时间里也工作,我想他从不睡觉。啊,就是这所房子。这是属于乔洽母亲的。她有一回对我说,‘我的孩子乔治,他愿意画画儿。很好,那就让他画。我的钱足够我们母子俩花的。只要他高兴,怎么都行。’他是个模范儿子,不喝酒,不抽烟,不骂人、不到外面过夜、不追逐女人,除了买绘画材料从不乱花钱。他只有一样癣好:绘画。我听说他有个情妇和一个儿子就住在附近,但他从来不提他们。”
 
“这房子看着黑咕隆咚的,”梵高说。“咱们怎样才能既不惊动他们全家,又进到楼里去呢?”
 
“乔治住在顶楼上。或许咱们能在另一边看见里面的灯光。咱们可以朝他的窗子扔一粒小石子。喂,你最好叫我来。要是你扔不准,就会扔到三楼他母亲的窗户上。”
 
乔治·修拉下来开门,他把一个手指贴在嘴唇上,然后带着他们上到四层楼上。他回身关上了顶楼的门。
 
“乔治,” '/1647' 高更说,“我想让你见见温森特·梵高,他是提奥的哥哥。
 
他象荷兰人那样作画,不过除了这一点,他可是个极好的人。”
 
修拉的顶楼很宽敞,几乎相当于整整一层楼的面积。墙上有巨幅的未完成的油画,画前放着搭脚的架子。煤气灯下摆着一张高方桌,桌上铺着未干的油画。
 
“我很高兴认识你,梵高先生。请原谅,再稍等一会儿好吗?在我的油画晾千之前,我还要补上另外一小块颜色。”
 
他爬到一只高凳上,蹲在油画前。煤气灯的黄色火苗一动不动地燃着。
 
大约二十瓶颜料在桌子上整整齐齐地摆成一溜儿。修拉拿了一支梵高见过的最小号的画笔,把笔尖在其中的一瓶颜料里蘸了一下,就着手在画布上以数学上的那种精确点起色点来,他平静地、毫不动情地工作着。点着,点着,点着。
 
他笔直地握着画笔,只在颜料瓶里蘸一下,就往画布上点啊点的,点上成百上千细小的色点。
 
梵高张着大嘴看他作画。修拉终于在凳子上转过身来。
 
“瞧,”他说,“我把这块地方点成了凹形。”
 
“你指给梵高看看好吗,乔治?”高更请求他。“他来自还在画牛羊的地方。一个星期之前,他还不知道世界上已有了现代艺术哩!”
 
“请你坐在这只凳子上,梵高先生。”
 
梵高爬到凳子上,看这幅展现在他面前的油画。这和他以前在艺术中或者生活中所见过的任何东西都不一样。画面描绘的是大碗岛的景象。象 '/zaoxing/jianzhu/3636' 哥特式教堂里的柱子般站在那里的具有建筑特色的人体,是用无数渐次变化的色点所构成的。草地、河流、船只、树木,所有的一切,都是大片大片含糊抽象的、由点子组成的光。这幅油画用的是比 '/2685' 马奈或 '/6635' 德加,甚至比高更敢于使用的颜色还要明亮的最明亮的一套颜料。这幅画隐人了一种几乎是抽象的和谐境界之中。如果说这幅画是有生命的,那并不是具有自然的生命。空气中充满闪烁的光辉,然而哪儿也感觉不到呼吸的存在。这是充满了活力的生活的静止的生命,在画面上,运动已被永远地排除在外了。
 
高更站在梵高一边,嘲笑着梵高脸上的表情。
 
“没有关系,梵高,乔治的油画使任何一个第一次看到它们的人都这样受到震动。说出来吧!你有什么想法?”
 
梵高抱歉地转向修拉。
 
“请原谅我,先生,这几天我碰见的稀奇事儿大多了,简直让我无所措手足。我是在荷兰传统绘画中培养起来的。我不知道印象派主张的是什么。
 
而现在,我突然发现我所信仰的一切都是应当抛弃的。”
 
“我理解你,”修拉平静他说。“我的方法是在彻底改革整个绘画艺术,所以你不能指望看一眼就能完全把它接受。要知道,先生,直至今日,绘画还一直是一件注重个人体验的事情。我的目的就是要把它变成一门抽象的科学。我们必须学会把感觉加以分类整理,使思维达到一种数学上的精确。任何人类的感觉都可以,而且一定能简化为抽象状态的色彩、线条和色调。你看到我桌上的这些小小的颜料瓶了吗?”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