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書畫網定制國畫山水畫首選!
2019-01-16    |   发布者 墨轩斋   |   

《渴望生活-梵高传》第五卷巴黎04:一个原始派

摘要
简介:事情看起来何其简单。他所要做的只是扔掉他过去的调色板,买些浅色颜料,然后照印象派那样去画。第一天的试验结果使梵高感到惊奇,也有点儿着恼。到第二天的末了,他已经被弄...

事情看起来何其简单。他所要做的只是扔掉他过去的调色板,买些浅色颜料,然后照印象派那样去画。第一天的试验结果使 '/156' 梵高感到惊奇,也有点儿着恼。到第二天的末了,他已经被弄得昏头胀脑了。这种精神状态随后又依次发展成懊丧、气愤以至惊恐忧虑。一个礼拜结束时,他已经是怒气冲天了。想不到在色彩上已经苦心费力地试验了整整几个月,他竟还是个新手。
 
他画出的油画阴暗、呆板,并且不自然。在科尔蒙画室坐在梵高身旁的劳特累克,只是看着他画,听着他咒骂不休,但不提出任何劝告。
 
如果对梵高来讲这是难熬的一周,对提奥来讲则更是糟糕一千倍。提奥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举止彬彬有礼,生活上一向很讲究。不管是在家里还是上班,他都对自己的衣着和礼仪十分注意,一丝不苟。梵高身上那种好斗的精神和力量在他身上只有一点点。
 
拉瓦尔街的小小寓所将将够容下提奥和他的娇贵的路易·菲利普式家具。到第一个星期末尾时,梵高已经把这个地方变成个杂货摊了。他在房中踱来踱去,踢开妨碍他走路的家具:把画布、画笔、空颜料管扔得满地都是;用他污迹班斑的衣服装点着那些长沙发和桌子;打破盘碟、泼溅颜色,把提奥生活里那些拘泥礼节、讲究体面的习惯完全给搅乱了。
 
“梵高,梵高,”提奥央告着,“别象个鞑靼人似的吧!”
 
梵高一直在这小小的房间中踱着步,啃着拳头上的指关节,自言自语地咕哦着。他重重地往一把珍贵的椅子上那么一坐。
 
“没有用,”他咆哮着。“我开始得太晚了。我想改变,但已经太老了。
 
天哪,提奥,我作了努力!这一周我着手画了二十幅油画。但是我的手法已经定型了,我不可能一切从头开始呀!我跟你说,我完啦!在看过这里的一切之后,我不可能再返回荷兰去画羊。我来得太晚,已经赶不上在我这一行所进行的这场大运动了。上帝,我该怎么好呢?”
 
他跳起来,蹒跚着走到门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又砰地把门关上;然后打开一扇窗户。盯着巴苔丽饭馆看了一会儿,又用力地把窗子一关,差点儿把玻璃震碎;接着便迈开大步跑到厨房喝水,把水洒了一半在地板上,下巴两边淌着水,回到了起居室。
 
“咳,你说呢,提奥?难道我非得放弃绘画这一行了么?我完了吧?看起来就是这样,是不是?”
 
“梵高,你的行为就象个小孩子。安静一会儿,听我说。不,不,别在地板上走来走去!我没法几这么着眼你谈话。看在老天爷面上,如果你每次走过那把镀金椅子时都打算踢它一下的话,你就把那双大皮靴脱下来!”
 
“但是,提奥,我已经让你供养了整六年啦。你从中得到了什么呢?你手中只有一大堆褐色肉汁浸过的图画,和一个毫无希望扭转的失败。”
 
“听着,老伙计,你当初想要描绘这些农民时,是在一个星期里就掌握了所有的窍门了呢,还是用了五年的工夫才得到的呢?”
 
“对呀,是五年。但是那时我是刚刚开始。”
 
“你今天就是刚刚开始掌握色彩呀!这也许还要再费你五年的时光。”
 
“这还有完没有,提奥?难道我必须上一辈子的学校吗?我三十三岁了,我的天哪,什么时候我才能成熟呢?”
 
“这是你最后的任务了,梵高。对欧洲当代的绘画我是一方二楚的,那些在我的楼厅上展出作品的人是最先进的了。一旦你提亮了调色板……”
 
“啊,提奥,你真的认为我能行?称不认为我是个失败者吗?”
 
“我倒是更认为你是个傻瓜。对于艺术史上最伟大的一次革命,你竟想用一个星期的工夫就精通!咱们到高坡上去散散步,让头脑冷静冷静。要是和你在这间房子里再呆上五分钟,我的头兴许就得爆炸啦。”
 
次日下午,梵高在科尔蒙的画窒画到很晚才去古比尔找提奥。四月天气,薄暮初降,伸展到远处的一排排六层的石造楼房,沐浴在渐渐消逝的红珊瑚色的夕照之中。整个巴黎都在忙着准备晚餐。蒙马特街两边的咖啡馆顾客云集,朋友们边谈边饮,好不热闹。从咖啡馆里面传来的轻柔音乐,为干了一天工作的巴黎人解除疲劳。煤气灯点燃起来;饭馆的伙计为餐桌铺好桌布;商店的店员取下波纹铁窗板,倒空路边的货箱。
 
提奥和梵高沿着大街悠闲地漫步而行。他们穿过夏托登广场,四轮马车如阵阵疾风从汇聚在这里的六条大街上飞驰而来,又马不停蹄地飞驰而去,他们走过洛蕾特圣母院,沿山路盘旋而上,来到拉瓦尔街。
 
“咱们去喝点儿开胃酒好不好,梵高?”
 
“好吧。咱们找个可以观看人群的地方去坐。”
 
“去阿贝塞斯街上的巴苔丽饭馆吧!我的哪个朋友没准儿也会顺路到那里去呢。”

1、挑選喜歡的作品或高清圖片; 2、在線咨詢確認交易方式:包括付款方式、送貨方式; 3、完成交易。 購買咨詢